暢讀小説 > 拜見宗主大人 > 第十七章 公平一訣
  “以大欺小,欺負我天劍宗無人么?”

  一聲冰冷清脆女聲突然傳來,隨機雪亮劍光忽然閃現,只一刺,萬道金光宛若破碎的肥皂泡一般碎裂開來。

  “是你,慕縹緲?”

  黑袍老者手握金刀,臉色驚異,這位傳說中武功最弱的五長老,好像不是想象中那么好對付啊。

  “他交給我了,你的對手你自己解決。”

  慕縹緲隨意瞥了眼徐捭闔,意思很明顯,這位大師兄,只能徐玉自己打敗了,她不會幫忙。

  “放心吧!”

  徐玉燦然一笑,這本來就是他的目的,陰謀詭計固然重要,但最根本的是還是實力,是時候向天劍宗弟子展示自己真正的實力,樹立無上威望了。

  ……

  徐玉看著徐捭闔:“宗主之位對你真的這么重要么?不惜犯上作亂?”

  徐捭闔面上沒有絲毫動容,平靜道:“當然,當了天劍宗宗主,才有源源不絕的修煉資源,才能追求先天乃至更高境界。”

  “你可以拜入別的宗門之中,同樣可以獲得資源。”

  “哈哈,寧為雞首不為牛后,以我資質,大宗門也進不去,小宗門弟子如何比得上一縣主宰?縱然僥幸拜入大宗門,不是從小培養的弟子,也得不到信任,不過是外圍炮灰而已。”

  “那你又是怎樣看待老宗主的恩情?忘恩負義,恩將仇報?”

  “義父對我有再造之恩,我無比感激。如果他一開始沒有給我希望,我或許會老老實實的繼續效忠于你,但明明已經許諾我為下任宗主,我只是取回本就屬于我的東西。我一開始想殺的只有幾個老東西,從來沒想過殺你,甚至想把你從老東西們手中解救出來,以后榮華富貴過一輩子。”

  徐玉道:“那現在呢?”

  徐捭闔道:“一山不容二虎。”

  “我明白了。本來我也沒打算放過你,兄弟一場,我會好好安葬你的。”

  “殺了你之后,我也會給你風光大葬。”

  徐玉朗聲一笑:“沒有別人打擾了,就讓我們之間絕一勝負,來徹底結束這場動蕩吧!”

  徐玉手中長劍晶瑩如玉,陽光下照射出淡淡雪色,正是天劍宗收藏的名劍青雪,雖比不上宗主鎮宗神劍蒼黃,卻也是削鐵如泥、冰凍三尺的利器。

  他輕彈劍鋒,長劍震顫不絕,悠揚劍鳴帶著一絲沁人寒意,冷中有殺,宛若寒蟬凄切,武功低的幫眾只覺腦中若針刺,露出痛苦的神色。

  剎那間以兩人為中心,方圓數丈之內行人絕跡,留白為二人決斗戰場。

  徐捭闔神色凝重,慨嘆道:“果然不凡,天劍宗之亂到了今日,已成了你我兄弟之爭。好,今日既分勝負,也分生死。”

  剎那之間,手中三尺長劍劍意勃發,兩人幾乎同一時間長劍刺出,凌厲兇狠劍招如毒龍出水,瞬息間各刺出數十劍。

  但聽叮叮當當當之聲不絕于耳,方圓數丈之類全市飛散的劍光,劍意縱橫彌漫,將地上草木山石絞成粉碎。

  “好一個輕重捭闔之劍!”

  徐玉眼神明亮,只覺對方劍招開合不定,陰陽變換,忽然縹緲如云,忽然厚重如山,正是渾天元地劍訣的精髓,既有蒼天高遠之玄,又有大地厚重的之妙,顯然不獨練就地之卷,連天之卷上的劍法都有所領悟。

  徐玉由是對徐捭闔的劍法很是贊賞,同樣的劍訣,不同的人來練,領悟出的東西未必一樣,徐捭闔領悟的地之卷,便是山勢蜿蜒錯落,忽而奇峰突起、忽而高峽裂谷,宛若天地天地開合般的變化之道。

  徐捭闔卻臉色凝重,本來還覺得自己二十年練劍,又別有領悟,戰斗經驗更是遠勝,當能輕易戰勝對方,卻不料這個看走眼的小弟,劍法卻著實了得。

  徐玉領悟的則更偏向于安忍不動如大地,深沉厚重,蒼茫綿密,能承載一切山水變化,演化無窮地理,徐捭闔的劍勢變化固然精妙,但他一劍橫擋,任你變化萬千,也仿若江河入海,雖激蕩出浩蕩浪潮,最終不免平靜。

  “宗主劍法蓋世,看來我是擔心了。”

  不少關注二人情況的人心中暗松口氣,雖知徐玉的確少年天才,但畢竟年紀比徐捭闔小近十歲,這不僅意味著功力的深厚,更是戰斗的積累,見識的差距,很多人都為他捏一把汗。

  高長空目光閃了閃,上次被徐玉拿下,乃是暗中偷襲讓他先負了傷,心中不認為公平對決能贏自己,但看了宗主如今展示的武功,心中不由一嘆,便知自己縱全勝時期怕也敵不過。

  他心中不由悲喜交集,悲的是自己的一番謀劃再也沒有絲毫機會,搶奪渾天元地秘籍沖擊先天而延壽百年已經再無可能,以此風燭殘年之態,已經沒有幾年好活。

  生死之間有大恐怖,延壽希望就此斷絕,想到這里,高長空心中悲從中來,險些落下淚來。

  但悲傷之余,心中也有些歡喜,雖然長生路斷,但他為之奮斗了小半輩子的天劍宗卻后繼有人,新宗主不論武功、手腕都是上上之選,自己縱然老死,也能稍懷安慰了。

  有人喜自然有人怒,熊巨力心中就憤怒,內心嘶吼:“渾天元地劍訣果然強大,直指先天的神功秘籍,自己差一點就能得到,卻毀于稚子之手,該死啊!”

  心中怒恨,手中更是勢如瘋虎,恨不得一劍砍死高長空,然后再殺死徐玉將秘籍搶過來。

  鐵戰和牛骉則心中一凜,更增幾分敬畏,雖然聽說宗主隱藏高明武功,但誰也沒見過,如今當面見識到遠超自己的實力,心中很是震撼。

  “此子不可為敵!”

  牛骉和鐵戰對視一眼,心中不約而同閃過這個念頭,一時間臉上更添幾分兇狠,砰砰幾下將李沉魚打的吐出幾口血。

  而天劍宗眾弟子則心中振奮,自老宗主死后,天劍宗便動蕩不止,搞的人心動蕩,如今新宗主展示了高強的武功,此戰之后,當上下再無不服。

  清水縣各方勢力心中只剩敬畏,所謂搜死的駱駝比馬大,天劍宗就算幾經動蕩,連長老都死了兩個,可是剩余的實力,仍然能夠橫掃縣中一切敵人,由不得他們起異心。 無盡的昏迷過后,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星星閱讀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 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,胸口一顫一顫。

  迷茫、不解,各種情緒涌上心頭。

  這是哪?

  隨后,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  一個單人宿舍?

 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。

  還有自己的身體……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。

  帶著疑惑,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,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。

 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,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,外貌很帥。

  可問題是,這不是他!下載星星閱讀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

  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,工作有段時間了。

  而現在,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……

  這個變化,讓時宇發愣很久。

  千萬別告訴他,手術很成功……

  身體、面貌都變了,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,而是仙術。

 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!

  難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 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,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。

  時宇拿起一看,書名瞬間讓他沉默。

  《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》

  《寵獸產后的護理》

  《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》

  時宇:???

 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  “咳。”

  時宇目光一肅,伸出手來,不過很快手臂一僵。

 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,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,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,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。

  冰原市。

  寵獸飼養基地。

  實習寵獸飼養員。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

  御獸師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