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拜見宗主大人 > 第十五章 反復無常
  “天劍宗援兵已經到了,徐捭闔,你的死期也到了。”

  熊巨力噗的吐出一口血,哈哈狂笑著。

  他因有傷在身,不是徐捭闔的對手,交戰過百招,已經到了敗亡的邊緣,本來已經絕望,正要拼死突圍,沒想到峰回路轉,天劍宗人馬大舉殺到,一舉扭轉勝負。

  “愚蠢的家伙。”

  徐捭闔面露鐵青,眼見已落入重圍之中,哪還不知道眼前這個家伙只是一個誘餌,當即冷笑道:“為人利用,墮入陷阱之中尚不自知,你這種人死不足惜。我固然落入重圍,但在這之前,我先殺了你,斬斷天劍宗一柱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熊巨力臉色難看,到了現在這一步,他如何看不出這其中的門道,只是如今說什么都晚了,跟隨他的心腹弟子連番大戰,已經死傷慘重了,他在天劍宗的根基的幾乎毀滅,就算此番逃得一命,往后再也別想拿捏宗主。

  想到這一切都是那個自己沒看在眼里的小子的陰謀,他心中就憤恨欲狂。

  不過他雖然痛恨憤怒,但也沒有失去理智,如今的他,已經沒了和宗主掰手腕的實力,要是再不擺正自己的地位,下場絕對不妙。

  這一點,從徐朝明的下場就是活生生的例子,他可不想步了對方的后塵。

  熊巨力在短短時間已經想了許多,弟子死完了大不了再招,宗門根基毀了再慢慢重建好了,只要自己還活著,一切就都不是問題。

  只是想到幕后安排這一切的宗主,他心中泛起陣陣寒意,早已經意識到,從剿滅三河幫開始,這就是一個針對自己和徐朝明的陽謀,無一不昭示宗主對自己二人的深深惡意。

  這個時候,熊巨力再也不敢小看那個少年了,想到自己三番五次冒犯對方,心中不由泛起深深憂慮。

  想不到自己一時間居然陷入了前狼后虎的境地,熊巨力心中開始慌了,眼神閃爍不定,手中劍招都微不可查的有些散亂。

  徐捭闔眼中精光一閃,準確捕捉到了這絲破綻,手中劍綿密如雨,正是陰陽捭闔直到的陰柔劍勢,似慢實快瞬息之間擊潰熊巨力劍招,將長劍架在了脖子上。

  “熊巨力,死或者降?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熊巨力臉如死灰,眼神變幻不定,憤恨道:“老夫平生只服強者,你趁人之危,休想我服你。有本事放了我,等我養好傷,再光明正大廝殺,你若能打敗我,就臣服你又有何妨?”

  徐捭闔森然道:“你看我是傻子嗎?別把自己說的多么頂天立地,所謂只服強者,說白了就是欺軟怕硬,遇到打不過的就服軟,還有臉跟我沽名釣譽?我只數三下,不服就死。一……”

  熊巨力臉色鐵青,嘴唇顫抖,沉默不語。

  “二!”

  徐捭闔手中劍微微用力,切開了熊巨力脖子上的肉。

  熊巨力臉色一白,目中有驚懼之色。

  “三……,看來你想死,我成全你。”

  徐捭闔目光一冷,正要一劍斬落對方頭顱,熊巨力忽然嘶聲道:“我愿降。”

  說完臉色蒼白,又脹紅,目中羞憤至極,高高昂起的頭顱也不知不覺垂了下去。

  “很好,給我殺了他。”

  徐捭闔一指飛速殺來的一個天劍宗弟子,熊巨力眼中一狠,嘶聲道:“徐玉小賊,你不仁我不義,這是你逼我的。你不給我活路,我就要你的命。”

  手中巨劍猛劈,天劍宗弟子慌忙舉劍一擋,卻被連人帶劍劈成兩半。

  “很好。”

  徐捭闔哈哈一笑,一枚丹藥塞入熊巨力口中,“此藥療傷有奇效,但也蘊含強大的毒性,七日之內,若無我解藥,必七竅流血而死。現在,隨我殺出重圍。”

  熊巨力眼角一抽,知道徐捭闔并不信任自己,交了投名狀還不夠,還要用丹藥控制,一時間生死不由自己,想到以后將成為此人的前線木偶,半點不由自己,心中恨的要死,卻毫無辦法。

  眾目睽睽之下投降求活,已經讓他老臉丟盡,在天劍宗再無任何威望可言,又為了活命殺死天劍宗弟子,算是徹底回不去了,為今之計,也只有跟著徐捭闔一條路走到黑了。

  熊巨力一時間欲哭無淚,不明白自己為何淪落到這個地步,想他堂堂天劍宗三長老,清水縣高高在上的大人物,每日不知被多少人奉承、恐懼著,可是一日之間,居然淪落到一無所有,甚至成為喪家之犬的地步。

  這一切到底是因為什么?

  都是那小子害的!

  一時之間,對徐玉的痛恨達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,至于曾經老宗主對他的恩情,自己如何恩將仇報等等不義之事,則被他選擇性忘記了,現在只恨不得將徐玉碎尸萬段。

  “殺!”

  丹藥入喉,化為滾滾藥力,藥效好的出奇,疲憊的身體重新生出力氣,枯竭的丹田內力迅速積蓄,身上的傷勢也暫且穩住,熊巨力心中戾氣無可壓制,悲憤的揮舞巨劍,將三四個圍殺過來的天劍宗弟子籠罩在內。

  當!

  光芒一閃,一聲巨響,一把劍鞘如電而來,千鈞一發之際狠狠撞擊在熊巨力巨劍上,熊巨力如遭雷擊,臉色突的一紅,只覺一股雄渾無匹巨力碾壓而來,手中巨劍竟把握不住,砰的一聲脫手飛出。

  幾個天劍宗弟子死里逃生,個個臉色煞白,眼神恐懼,連忙退開大段距離,就見一道修長身影從天而降,隨手握住反彈開來的劍鞘。

  “是宗主大人!”

  幾個弟子神色激動,少年宗主出場首秀,一出手就救了自己等人性命,展露出高絕武功,頓時在眾多弟子心中,形象徹底高大起來。

  “熊長老,我沒想到你是這種人,戰敗被俘,吾不怪你,但投降仇人,反手對后輩弟子痛下殺手,未免讓人不齒。”

  熊巨力眼神震驚之余,亦有血色恨意,咆哮道:“徐玉小賊,來得好,這一切都是因為你,全都是你的錯。”

  徐玉沉默片刻,肅容道:“抱歉,是我來晚了。但這不是你背叛的理由,既然已經成為敵人,又殺我劍宗弟子,那吾只好清理門戶了。” 無盡的昏迷過后,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星星閱讀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 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,胸口一顫一顫。

  迷茫、不解,各種情緒涌上心頭。

  這是哪?

  隨后,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  一個單人宿舍?

 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。

  還有自己的身體……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。

  帶著疑惑,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,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。

 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,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,外貌很帥。

  可問題是,這不是他!下載星星閱讀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

  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,工作有段時間了。

  而現在,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……

  這個變化,讓時宇發愣很久。

  千萬別告訴他,手術很成功……

  身體、面貌都變了,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,而是仙術。

 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!

  難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 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,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。

  時宇拿起一看,書名瞬間讓他沉默。

  《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》

  《寵獸產后的護理》

  《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》

  時宇:???

 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  “咳。”

  時宇目光一肅,伸出手來,不過很快手臂一僵。

 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,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,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,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。

  冰原市。

  寵獸飼養基地。

  實習寵獸飼養員。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

  御獸師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