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拜見宗主大人 > 第十四章 人死恨難消
  “徐師侄,快讓他住手,老夫愿降!”

  徐朝明渾身是血,滿臉慌張,在李沉魚劍下險死還生,眼見性命不保,不由大聲哀嚎起來。

  他本來就自詡智計過人,喜歡暗地里算計,視死如歸從來不是他的信條,如今被逼到絕路,頓時不顧形象開口求饒。

  “老狗,你殺了我三河幫幾百口人,還想投降?”

  李沉魚怨毒道:“你給我去死吧!”

  手中長劍愈加兇狠,招招直刺對方死穴,比起前一刻,更加奮不顧身要取對方性命。

  李沉魚顯然擔心徐捭闔會接納徐朝明,畢竟是天劍宗長老,武功高強,影響力強大,機具統戰價值,比起他這個聲名狼藉的喪家之犬,作用可要大得多。

  徐捭闔一邊壓制住熊巨力,一邊也在關注此處戰場,聞言眉頭一皺,心中有些猶豫。

  他雖然討厭徐朝明,但不得不說,此人若投靠自己,意義的確不凡,不但為己方增添一強者,還能影響到天劍宗內不少人的立場。

  至于李沉魚的心情,他并不太在乎,一個聲名狼藉之輩,背后也沒了勢力支撐,等自己奪回天劍宗之后,也會和他切割關系,不值得太過重視。

  不過這老狗狡詐陰險,又野心勃勃,若接納了他,搞不好引狼入室,或者這廝只是詐降,暗中和天劍宗里應外合,自己豈不悲劇?

  徐朝明幾乎瞬間就猜到了徐捭闔心中所想,焦急喊道:“師侄若肯接納我,我必幫助師侄殺掉徐玉那個小畜生,支持師侄做天劍宗主。老夫愿意對天發誓。”

  “老狗,給我死!”

  李沉魚臉色大變,手中長劍瘋了一般的輸出,趁著對方分心說話的功夫,拼著自己也受一劍,噗嗤一聲刺入對方胸口,還狠狠的絞了幾下。

  “啊!”

  徐朝明身軀頓時一僵,渾身力量瘋狂流逝,噗通一聲倒在地上,雙眼睜的大大的,視線所及之處,忽然一道令箭騰空,既是是白天也清晰可見。

  隨即殺聲震天,眾多天劍宗弟子兇猛殺出,還有許多天劍宗附屬勢力,也從四面八方圍殺而來。

  “小畜生……”

  徐朝明這一刻頭腦忽然清明無比,看到清水武林大舉殺來的一瞬,他就意識到自己被坑了,成了誘惑徐捭闔上鉤的魚餌。

  而自己剛受致命一擊,對方就立刻進攻,時機掐的如此之好,要說其中沒有黑幕,他死也不信。

  這分明是借刀殺人。

  自己怎么說也是那小畜生的伯父,就算雙方不對付,他頂多將自己囚禁起來,若殺了自己,傳出去必然有損名聲,但凡愛惜羽毛之輩,都不會這么粗暴的弒殺親長。

  如今卻借徐捭闔和李沉魚之手坑死了自己,他還能打著為自己報仇的旗號,順勢整合自己殘留勢力,這是將自己利用到死啊!

  “小畜生……害我!”

  徐朝明逐漸模糊的視線,隱約看見一個長身玉立的少年,在眾星拱月之中越來越近,在自己不遠處停下,最后一次視線相接,他看到了嘲諷和冷酷。

  “啊!”

  徐朝明大叫一聲,渾身抽搐著氣絕身亡,雙眼瞪的滾圓,死死盯著徐玉,死不瞑目。

  “唉,緊趕慢趕,還是來晚了一步,徐長老被叛賊殺害,天劍宗弟子聽令,誅殺叛賊,給徐長老報仇。”

  徐玉面色陰沉,語氣悲愴,聲音之中宛若充滿怒火,仿佛為徐長老的慘死而悲憤。

  絕大部分天劍宗弟子都深受感染,徐朝明和徐玉的矛盾都是在暗中展開的,各種陰暗的算計,手段全都見不得光,明面上兩人從來沒有撕破臉,見面之后還是血脈相連的伯侄,表現的那叫一個伯慈侄孝。

  只有少部分徐長明的心腹才明白二人的真實關系,不過這個時候他們正是夾著尾巴做人的時候,根本不敢有任何異動,有機靈的已經想著怎么轉換碼頭,重新靠上宗主大人,以免被暗中清算。

  只有他們這些知道太多內幕的人,才知道新宗主的厲害,不知不覺之間徐長老居然就這么被折騰沒了,沿途幾乎沒有還手之力,甚至都沒意識到被安排了。

  雖然沒有證據,但他們幾乎可以肯定,造成這一切的幕后黑手,就是那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俊美少年。

  越是知道的多,就越是心驚膽戰,甚至感覺宗主大人看自己的眼神的都別有深意,仿似隨時都要殺人滅口一般。

  生怕自己不明不白的在戰場人‘遭了意外’,這些人開始拼命向新宗主表忠心,個個怒目圓睜,嘶吼“報仇!”,仿佛與殺死徐長老的李沉魚、徐捭闔等人不共戴天。

  “報仇!”

  數百天劍宗弟子跟著怒吼,頓時一股哀兵的氣息凝聚而起,連不少附屬勢力都受到影響,平添幾分兇狠。

  “徐玉!”

  徐捭闔見形勢突變,自己一方轉眼落入重圍,頓時臉色一沉,望著遠方如朝陽初升一般的少年,感受到了強烈的陌生。

  相處十幾年,他對這個小弟十分禮教,修煉廢材,武功平庸,性情外柔內剛,對親近的人是極好的,最是吃軟不吃硬。

  所以徐捭闔像親兄弟一般對他,當有意無意為天劍宗未來擔憂,并表現出凌云壯志,渴望帶領天劍宗發揚光大之心時,這個單純的小弟果然自動退出了,硬是主動將天劍宗主繼承人之位讓給了自己,正好義父也不太想他過多涉足江湖仇殺,便也順水推舟同意了此事。

  這是處心積慮的算計,眼看大功即將告成,可惜義父突然身死,還沒來得及正式確立自己為繼承人,眾長老于是鉆了空子,強行擁立了小弟上位。

  徐捭闔本以為小弟是被被逼的,只是一個傀儡而已,可是近期得到的消息,結合眼前意氣飛揚的少年,讓他忽然覺的自己也許從未了解過對方,自己看到的,或許只是對方想讓自己看到的。

  徐捭闔心中一冷,仍是難以接受在自己眼中透明人一般的廢物弟弟,居然是個心機深沉、武功高強的天才少年。

  自己和一眾長老,真的看錯了他,盡皆淪為棋子了?

  徐捭闔先是不信,后是憤怒,然后怨恨。

  自己處心積慮謀劃了這么多年的東西,憑什么對方不勞而獲?義父給了自己很多東西,為什么不再多給一點,從一開始就確立自己為繼承人?

  還不是心中仍抱幻想,希望親兒子某一天忽然開竅,然后將自己的基業傳給他。

  就因為自己不是親生的,所以就區別對待?既然如此,我就是要奪走你親兒子的一切,然后殺死他,讓你斷子絕孫,來回報你對我的不公。

  徐捭闔眼中閃過血光,恨火熊熊燃燒,全然忘了徐朝陽將自己從雪地中救回,然后撫養栽培的再造之恩,只有對他不公的怨恨。

  “徐玉,你該死!” 無盡的昏迷過后,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星星閱讀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 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,胸口一顫一顫。

  迷茫、不解,各種情緒涌上心頭。

  這是哪?

  隨后,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  一個單人宿舍?

 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。

  還有自己的身體……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。

  帶著疑惑,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,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。

 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,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,外貌很帥。

  可問題是,這不是他!下載星星閱讀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

  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,工作有段時間了。

  而現在,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……

  這個變化,讓時宇發愣很久。

  千萬別告訴他,手術很成功……

  身體、面貌都變了,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,而是仙術。

 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!

  難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 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,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。

  時宇拿起一看,書名瞬間讓他沉默。

  《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》

  《寵獸產后的護理》

  《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》

  時宇:???

 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  “咳。”

  時宇目光一肅,伸出手來,不過很快手臂一僵。

 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,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,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,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。

  冰原市。

  寵獸飼養基地。

  實習寵獸飼養員。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

  御獸師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