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拜見宗主大人 > 第十一章 血色之夜
  “娘!”

  李沉魚身軀劇震,扭過頭來,一個徐娘半老的美婦手持寶劍,一臉決絕的看著他,凄厲道:“記住這些賊子,以后給李家報仇。”

  說著一掌拍在李沉魚肩膀上,巨大掌力震的他凌空飛出,直往不遠處清水河畔跌落。

  “休走!”

  徐朝明臉色大變,頓時飛身追擊,李母慘笑一聲,長劍凌空刺來。

  徐朝明無奈,只得轉身挺劍還擊,卻不料李母只是微微側身,任那長劍刺入肩膀,手中劍也洞穿了徐朝明肩膀。

  “不要放跑了李沉魚!”

  徐朝明心中暗恨,但自己被這瘋女人纏住,只得大聲招呼熊巨力、鐵山等人。

  實則不需他多言,李沉魚才是這次行動的大魚,熊巨力三人早就飛撲而來,只是沒想到半路上又殺出一個婦人,劍光如魚游雁飛,靈動非常,奮不顧身攔住他們。

  “三河幫藏的可真深哪,居然連李沉魚的妻子吳落雁都突破到了后天七重,難怪野心那么大,敢勾結魔道,妄圖取代我天劍宗。”

  熊巨力眼中閃過興奮之色,手中巨劍橫掃,巨大力量拍飛吳落雁,獰笑道:“我最喜歡打女人,快來和我大戰三百回合。”

  “惡賊!”

  吳落雁吐出一口獻血,俏臉蒼白,仇恨道:“無故屠戮我李家,天劍宗喪盡天良,我就是做鬼也不放過你們。”

  “哼,活著我尚且不懼,死了又能如何?”

  熊巨力不屑冷哼,蒲扇般的大手直往吳落雁胸前拍去,一副要活捉的架勢。

  吳落雁羞憤欲絕,手中劍瘋狂揮動,拼死抵擋,寧死也不愿落入這個惡心的家伙手中。

  李沉魚砰的一聲落在河邊,鐵山和牛骉也已經殺到,仇人見面分外眼紅,一方要報仇雪恨,一方要斬草除根,上手就是殺招。

  “啊,牛骉、鐵山,我要你們死。”

  李沉魚雙眼血紅,手中劍瘋狂揮出,一副同歸于盡的架勢。

  鐵山和牛骉頭皮發麻,所謂一人拼命、十人難當,他們三人武功在伯仲之間,二打一雖然穩贏,不過對方拼命的情況下,搞不好就能拉個墊背的。

  而且鐵山和牛骉彼此也提防有加,生怕被同伴給借刀殺了人,根本不敢放心攜手,一時間竟被李沉魚逼退。

  “一鼓作氣,再而衰三而竭。他這副拼命架勢撐不了多久,等徐長老和熊長老趕來,他必死無疑。”

  鐵山眼中精光閃爍,萬萬不肯和李沉魚拼命,萬一被對方拉著墊了背,那就算掃平了李家,他鐵拳門也血虧。

  一念至此,鐵山迅速采取守勢,只求纏住李沉魚,他目光一瞥,發現牛骉竟然也是如此打算,不由臉色一黑,更不敢冒險了。

  眨眼之間,二人竟被李沉魚逼退數尺,忽然砰的一聲,鐵山一拳打在李沉魚肩膀上,將其直接擊飛出去。

  鐵山微微一愣,這一拳他并沒有使幾分力,大部分力量都留著防身應變,沒想到李沉魚如此不濟。

  “不好!”

  突然他臉色大變,卻已經遲了,李沉魚接著這一拳之力,身軀宛若利箭一般飛出,在碼頭上連點幾下,直接扎入清水河中消失不見。

  “該死,快追!”

  鐵山萬萬沒想到李沉魚所有瘋狂都是裝出來的,拼命的架勢也不過以進為退罷了,連老母和妻子都不管不顧,為的就是出其不意乘機逃離。

  兩人慌忙來到河邊,可是河里除了一圈圈漣漪之外,哪里還有李沉魚的蹤影?

  “這下麻煩了,李沉魚練有游魚功,在水中如魚得水,咱們誰也不是對手,現在跳入了河中,恐怕再難追蹤。”

  鐵山陰沉著臉,一時后悔不已,剛才就該冒險將這廝滅殺了,現在讓對方跑了,以雙方仇恨,對方還不拼了命的報復?

  一想到有這么條毒蛇潛伏在暗中,鐵山心中一寒,看著一片混亂的李家大宅,沉聲道:“李家真是處心積慮啊,將家宅健在清水河邊,為的就是有朝一日方便逃亡,還真被他們得逞了。”

  牛骉也很是郁悶,憨厚的笑容都快維持不住了,悶聲道:“李沉魚既然跑了,李家的勢力更不能留,不然威脅更大。”

  “有道理!”

  兩人對視一眼,眼中均閃過狠色,突然轉身殺入三河幫殘余人中,特別是李家人,更是格殺勿論,片刻之間,李沉魚兒女兄弟便被屠戮一空。

  “啊!”

  吳落雁和李母仰天悲鳴,這個時候她們已陷入包圍之中,眼看要被生擒,兩人幾乎同一時間使出同歸于盡之招。

  “沉魚落雁!”

  這是李家沉魚落雁劍法中的終極之招,也是玉石俱焚之招,一時間血光閃閃,隱隱間殘雁悲鳴、群魚沉死的可怕異象撲面而來。

  “不妙!”

  徐朝明和熊巨力臉色一變,急忙奮力應對,可惜面對搏命之招,也終究無法全身而退。

  李母武功不在徐朝明之下,只是礙于家族底蘊,見識積累不及徐朝明深厚,故而實力差了一籌,但拼命之下,還是給徐朝明帶來了重創。

  “噗!”

  徐朝明生受了李母一掌,吐出一口鮮血,還夾雜著臟腑碎末。

  他將刺入李母心臟的長劍拔出,一時間臉色蒼白如紙,身軀搖搖欲墜,二話不說,直接盤坐在地,服下幾顆丹丸,奮力運轉內力壓制五臟傷勢。

  幾個天劍宗弟子立刻上前圍住他,警惕的護衛在四周。

  “可惡啊!”

  熊巨力一劍將眼前的美婦人砍成兩半,內臟污血灑滿一地,噴的他頭上一片血污,一時間腥臭撲鼻,令人欲嘔。

  熊巨力恨恨的抹了把臉,將刺入自己肋下的長劍拔出,又泄憤的在吳落雁半截上身上砍了幾劍,直將半個美人尸體肢解開來。

  吳落雁武功比熊巨力差了不止一籌,拼死一擊,也只是將他輕傷而已,但就算如此,被他瞧不上的女人擊傷,還是讓他惱羞成怒,心中恨意滔天。

  如此血腥兇殘的一幕,讓眾人膽寒不已,眾人暗地里用看變態的眼神看著熊巨力,沒有一個人敢上前一步。 無盡的昏迷過后,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星星閱讀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 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,胸口一顫一顫。

  迷茫、不解,各種情緒涌上心頭。

  這是哪?

  隨后,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  一個單人宿舍?

 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。

  還有自己的身體……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。

  帶著疑惑,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,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。

 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,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,外貌很帥。

  可問題是,這不是他!下載星星閱讀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

  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,工作有段時間了。

  而現在,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……

  這個變化,讓時宇發愣很久。

  千萬別告訴他,手術很成功……

  身體、面貌都變了,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,而是仙術。

 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!

  難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 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,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。

  時宇拿起一看,書名瞬間讓他沉默。

  《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》

  《寵獸產后的護理》

  《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》

  時宇:???

 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  “咳。”

  時宇目光一肅,伸出手來,不過很快手臂一僵。

 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,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,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,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。

  冰原市。

  寵獸飼養基地。

  實習寵獸飼養員。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

  御獸師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