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拜見宗主大人 > 第十章 破家滅門
  突聽一聲冷哼響在耳邊,高長空和熊巨力扭頭一看,慕縹緲不知何時坐在椅子上,看著二人的目光冷的像冰渣子,顯然聽到了兩人的對話。

  熊巨力心中一突,莫名有些膽寒,隨即心中羞惱,眼中兇光一閃,惡狠狠的瞪了回去。

  五大長老排名,排的就是實力順序,至少明面上是如此。

  曾經大長老徐德功武功最強,又有四長老徐朝明為臂膀,二長老和三長老就抱團和他對抗,雙方勢均力敵。

  至于五長老慕縹緲,熊巨力還真沒怎么看在眼里,區區一個娘們兒而已,實力能強到哪里?還整天一副清高的樣子,好像不屑與他們為伍,讓他很是不爽,恨不得把她按在身下狠狠蹂躪。

  不過以前有老宗主壓著,幾大長老斗歸斗,彼此還保持著表面的和睦,現在上面沒人壓著了,熊巨力頓時有些肆無忌憚,剛才被對方眼神嚇到,他視為恥辱,就想給這個不知好歹的女人一個慘痛教訓。

  正想著怎么收拾這個女人,忽然一聲高喊:“宗主到!”

  隨即徐玉從大殿后面走出,在寶座上坐了,眾長老紛紛行禮:“拜見宗主大人!”

  熊巨力心中越加不滿,向一個實力不如自己的毛頭小子俯首帖耳,實在讓他憋屈。

  本以為老宗主死了,天劍宗就再也無人能讓自己俯首,沒想到最后卻拜倒在從來沒看在眼里的廢物腳下。

  如果不是理智告訴他要克制,他恨不得當堂爆發,讓那小子知道花兒為什么這樣紅。

  徐玉眼神掃過幾位長老,目光在熊巨力身上停留片刻,眸子中有微不可查的寒光閃過。

  這廝剛才的話他聽的一清二楚,對于這種桀驁不馴,不能為自己所用,又看不起自己的家伙,他是非常厭惡。

  尤其這熊巨力,能到今天這一步,還是徐朝陽大力栽培的結果,要不是賜給他磐石劍法,又賜予修煉資源,這貨能有今天成就?

  可是這廝全無感恩之心,不但不效忠于自己,反還鷹視狼顧,一副妄自尊大的樣子。

  徐玉心中暗恨,同時吐槽不已,便宜老爹徐朝陽看人眼光實在讓人服氣,這提拔的都是些什么人啊,不是桀驁不馴,就是狼子野心,或者忘恩負義,就沒有一個靠譜的,自己想要完全掌握天劍宗,這幫老家伙實在留不得。

  徐玉冷颼颼的眼神在熊巨力身上停留了一會兒,才緩緩道:“都免禮。今晚招大家來,是關于三河幫勾結徐捭闔,想要對本宗不利之事。”

  當下將事情原委說出,然后也懶得虛與委蛇,直接下令道:“三長老熊巨力,四長老徐朝明,你二人帶領座下弟子星夜下山。徐朝明本就負責剿滅勾結魔道勢力,此次仍以你為主,匯合伏牛派、鐵拳門,務必剿滅三河幫,并將他們勾結魔道的證據公之于眾。二長老、五長老隨我留守本部,以免敵人調虎離山。”

  “是!”

  熊巨力一聽自己要聽徐朝明節制,頓時老大不滿,剛想說些什么,二長老和五長老已經接令,四長老徐朝明略一猶豫也接令,熊巨力無法,恨恨瞪了一眼徐朝明,只得聽令。

  “宗主這是不相信牛骉和鐵山?”

  等徐朝明和熊巨力離開后,高長空若有所思問道。

  徐玉道:“防人之心不可無,咱們做好兩手準備。他們若沒有問題,合三家之力剿滅李沉魚綽綽有余。若和李沉魚合謀,隱藏什么陰謀詭計,則咱們也好有應變余地。”

  他其實也不相信高長空、熊巨力等人,雖然給這高長空吃了一顆三尸腦神丹,不過在低武世界無解的毒藥,在這方世界能有多大作用就不好說了,但只要花費功夫,肯定能解開的。

  故而若沒有把握,他才不會把自己置于險地呢。

  留守本部,和慕縹緲聯手,這兩天又提拔了不少忠于自己的弟子,足以立于不敗之地。

  但要是出去了就不好說了,萬一這幾個老家伙和李沉魚等人有勾結,自己冒冒失失踏進去,搞不好就小命不保。

  如今穩坐釣魚臺,讓熊巨力和徐朝明帶著他們各自的忠心分子出戰,贏了那是自己運籌帷幄之功,若中計敗了,死的也是徐朝明和熊巨力,以及靠向他們的不穩定分子,根本不用心疼。

  ……

  夜晚的三河鎮格外靜謐,距離天亮還有一個多時辰,正是睡的香甜的時候,街道上靜悄悄一個人影也無。

  突然之間,有輕微的悶哼聲響起,接連幾聲,似乎有什么重物倒地。

  片刻之后,濃黑夜幕之中,突然有一條條人影在街道上輕捷掠過,這些人影顯然訓練有素,彼此配合默契,從好幾個方向將毗鄰三河碼頭的豪華宅院圍困起來。

  “徐長老,各處已經安排就緒,三河幫暗哨也悉數被斬殺,只等您一聲令下,三河幫就將灰飛煙滅。”

  東方啟明星閃耀,夜色卻更加黑沉,一束火把突然點亮,映照出幾張臉,正是徐朝明、熊巨力、鐵山、牛骉等人。

  徐朝明點頭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動手吧,記住,一定要找出李沉魚勾結魔道的證據,好讓大家無話可說。”

  鐵山冷然道:“徐長老放心,李沉魚惡行累累,只要攻破了李宅,就不愁沒有證據。”

  “嗯!”

  徐朝明淡淡點了點頭,從懷中掏出一枚火箭彈,點燃之后,一道明亮火花直沖天際,炸開一把小劍形狀,在黑夜之中耀眼非常,幾十里外都看到。

  “殺啊!”

  同一時間,整個三河鎮同時震動,凡是三河幫碼頭、據點、船塢、渡口等地,無一不遭受慘烈圍殺。

  李宅之中,數百手持刀劍的大漢兇狠殺入,沿路所有抵抗均被砍翻在地。

  雖然李沉魚內心也有警惕,但怎么也沒想到幾個時辰前還酩酊大醉的兩位結義大哥,現在居然突然帶領天劍宗殺入門中。

  雖拼死抵擋,可惜實力差距懸殊,不到半個時辰,聞訊敢來抵抗的三河幫精銳死傷殆盡,整個李府血流成河。

  “啊,天劍宗、伏牛派、鐵拳門,我三河幫與你們不共戴天。”

  昨天還意氣風發,暢想殺上天劍宗取而代之的李沉魚,此時披頭散發,渾身血跡斑斑,眼中流出血淚來,狀若魔鬼。

  “徐朝明、牛骉、鐵山,我要和你們同歸于盡。”

  李沉魚揮舞著寶劍,眼中閃過瘋狂之色,砍死幾個天劍宗弟子,正要不管不顧殺向徐朝明,忽然肩膀被人一把按住,一個悲痛的女聲嘶聲道:“魚兒快走,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,為娘給你斷后。” 無盡的昏迷過后,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星星閱讀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 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,胸口一顫一顫。

  迷茫、不解,各種情緒涌上心頭。

  這是哪?

  隨后,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  一個單人宿舍?

 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。

  還有自己的身體……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。

  帶著疑惑,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,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。

 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,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,外貌很帥。

  可問題是,這不是他!下載星星閱讀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

  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,工作有段時間了。

  而現在,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……

  這個變化,讓時宇發愣很久。

  千萬別告訴他,手術很成功……

  身體、面貌都變了,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,而是仙術。

 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!

  難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 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,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。

  時宇拿起一看,書名瞬間讓他沉默。

  《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》

  《寵獸產后的護理》

  《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》

  時宇:???

 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  “咳。”

  時宇目光一肅,伸出手來,不過很快手臂一僵。

 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,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,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,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。

  冰原市。

  寵獸飼養基地。

  實習寵獸飼養員。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

  御獸師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