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拜見宗主大人 > 第九章 雷厲風行
  金蘭兄弟乍然相見,卻沒有溫情,更沒有驚喜,只有驚嚇。

  兩人目光相對,尷尬之余,心中卻陡起后怕,驚出一聲冷汗。

  “好險,居然被人當做籌碼給賣了。今晚我若不來,只怕明天天劍宗和伏牛派就殺上門了,該死的牛骉,我小看他了。”

  鐵山額頭上冷汗涔涔直下,忘向牛骉的眼神,仿佛看到另一個自己,目光陡然陰冷,恨不得一拳將對方打城肉醬。

  牛骉臉上臉色變了變,憨厚的神色也掛不住了,一雙牛眼瞪的滾圓,毫不示弱的和鐵山對視。

  “相識數十年,我沒想到你竟是這種人!”

  兩人心中不約而同閃過這般念頭,對彼此的厭惡與忌憚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。

  “好了,兩位能出現在這里,那都是自己人,除魔大業尚未建功,還需兩位勠力同心,不可生了嫌隙。”

  徐玉淡淡說道,看著兩人劍拔弩張的架勢,心中卻沒太當真。

  這兩個家伙外表粗豪,內心狡詐,妥妥的老銀幣,在自己面前一言一行又有幾分真實?

  這劍拔弩張的架勢,說不得有很大成分就是做給自己看的。

  畢竟滅掉三河幫之后,他們兩家就是清水縣僅次于天劍宗的勢力,受到重點關注是肯定的,若是兩家再走得近,沒準會招來天劍宗的打壓。

  反倒是彼此不對付,互相牽制之下,對天劍宗的威脅大大降低,才不易招來打壓。

  雖然明白這兩個家伙有演戲的成分,但看破不說破,他們這么做無疑對天劍宗有利,小弟老實了,老大才能舒心。

  “哼!”

  各自冷哼一聲,鐵山忙抱拳行禮:“鐵拳門鐵山見過宗主?”

  “鐵門主不必多禮,你深夜前來,所謂何事?”

  鐵山道:“在下有秘事相告。三河幫勾結徐捭闔,欲對天劍宗圖謀不軌,我鐵拳門一向唯天劍宗馬首是瞻,自與山河幫誓不兩立?”

  “是嗎?三河幫只是和徐捭闔勾結?”

  “這……”

  鐵山一愣,隨機靈光一閃,忙道:“不止如此,李沉魚為了稱霸清水武林,早已勾結魔道,或許老宗主死于魔頭手中,便有此人內外勾結之故。”

  他一臉沉痛道:“我雖然和其結為兄弟,卻也不能坐視他誤入歧途,更不能讓我清水縣落入魔頭手中,是故只能忍痛大義滅親,以免李沉魚鑄下滔天大錯。”

  “李沉魚竟如此喪心病狂?牛掌門,他果真勾結魔道,欲為禍清水縣?”

  牛骉眼睜睜看著三言兩語之間,李沉魚被扣上勾結魔道的大帽子,心中不由暗自凜然。

  忽然聽到詢問自己,便知要自己表態了,忙道:“確實如此。李沉魚陰狠毒辣,為了修煉沉魚落雁劍,曾強逼無辜之人練游魚功和飛雁功,等有所成就之后,再一一斬殺,實在是魔頭行為,此人早已入了魔道。”

  話一說完牛骉就知道李沉魚徹底完了,作為三河幫幫主,見不得光的事干了不知道多少,沒人知道也就算了,一旦爆出來肯定是身敗名裂。

  再加上他們兩個結拜兄弟忍痛大義滅親,那說服力是杠杠的,等搜集出更多黑料,不是魔道也是魔道了。

  “看來李沉魚的確喪心病狂,如此留他不得。”

  徐玉冷聲道:“事不宜遲,兩位立刻回去召集弟子,咱們今夜就動手。”

  “嗯?這么快?”

  “兩位到我這里,只怕瞞不了多久。李沉魚一旦察覺,有了準備就會平添許多波折,若他拋棄家業逃跑,再想找出來就不容易了。”

  牛骉和鐵山無言以對,各個勢力之間,彼此安插眼線是基本操作,發現了大多都處理了,但誰也不保證暗中還潛藏了多少。

  一旦給李沉魚跑了,從此轉入暗處,以后搞起破壞來,可沒幾個人受得了。

  天劍宗家大業大或許還能承受,但他們兩家就麻煩大了,不說別的,光截殺落單弟子,就足以讓人吐血三升。

  一時間兩人殺心熾烈,鐵山連忙道:“宗主所言極是,在下立刻回鐵拳門,召集弟子圍殺三河幫。”

  “俺老牛也回去召集弟子,只等宗主一聲令下。”

  徐玉道:“天亮之前,大家在三河鎮外匯合,聽我令箭號令,共同剿殺魔頭李沉魚。”

  “遵命!”

  目送兩個大漢匆匆離去,徐玉眸光幽深,吩咐道:“請各位長老往劍閣議事,再敲響驚神鐘,召集各處弟子于校場集合。”

  “是!”

  黑暗中幾道聲音迅速遠去,片刻之間,宏亮的鐘聲響徹在山谷之間,余音不絕,在峰谷之間回響,然后又傳出山谷之外很遠,震得無數樹木簌簌而抖。

  驚神鐘響天谷動,代表著天劍宗有大事發生,各處弟子無論在做什么,都要第一時間到校場匯合。

  霎時間整個靜謐的山谷嘈雜起來,各處屋子均有燈火點亮,陸陸續續有弟子負劍飛掠,往西峰校場而去。

  劍閣大殿之中,幾位長老陸續到來,一個個臉色凝重。

  “二長老,宗主深夜召見,你可知發生了何事?”

  身材高大的三長老熊巨力,背著一柄寬闊巨劍,踏步之間,宛若龍行虎步,極有威勢。

  他語氣隨意的問著高長空,眼神之中,有著不悅之色。

  高長空平靜道:“我也不知,等見了宗主,自然就知曉了。不過我聽說牛骉和鐵山先后來訪,想來和他們有關系。”

  熊巨力哼道:“也不知宗主和他們商量了什么,居然沒有讓咱們參與,現在突然召見,想必已經有了什么決定。大事都不和我們商量,宗主這是完全沒把我們放在眼里啊!”

  高長空皺了皺眉,警告道:“宗主如何行事,還輪不到你來管。我知你只服強者,但宗主的武功絕不可小覷,你該對他保持尊重,若不識好歹,到時候出了什么事,別說我沒提醒你。”

  熊巨力不以為然道:“都傳宗主武功高強,可區區十六歲少年,就算以前藏了拙,又能有多大成就?”

  他輕蔑道:“我知道他和五長老交過手,但這能證明什么?要么慕縹緲那娘們實力太弱,要么她手下留情。想要熊某服氣,這點表現可遠遠不夠。” 無盡的昏迷過后,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星星閱讀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 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,胸口一顫一顫。

  迷茫、不解,各種情緒涌上心頭。

  這是哪?

  隨后,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  一個單人宿舍?

 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。

  還有自己的身體……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。

  帶著疑惑,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,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。

 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,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,外貌很帥。

  可問題是,這不是他!下載星星閱讀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

  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,工作有段時間了。

  而現在,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……

  這個變化,讓時宇發愣很久。

  千萬別告訴他,手術很成功……

  身體、面貌都變了,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,而是仙術。

 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!

  難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 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,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。

  時宇拿起一看,書名瞬間讓他沉默。

  《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》

  《寵獸產后的護理》

  《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》

  時宇:???

 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  “咳。”

  時宇目光一肅,伸出手來,不過很快手臂一僵。

 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,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,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,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。

  冰原市。

  寵獸飼養基地。

  實習寵獸飼養員。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

  御獸師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