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拜見宗主大人 > 第七章 爾虞我詐
  清水河橫穿整個清水縣,又有兩條支流分出,是清水縣的主要水系。

  三河鎮坐落在清水河和支流的交叉處,因此得名,此鎮也是三河幫的總舵所在。

  作為清水縣僅次于天劍宗的勢力,三河幫自然也是聲勢赫赫,整個清水縣水上勢力幾乎都在他們控制之中,從中攫取了大量利益。

  此時三河幫總舵大堂之中,幫主李沉魚坐在上首,清瘦的臉上有憤憤之色,不滿道:“明明是他天劍宗內亂,卻硬要扯上除魔衛道的大旗,還不是想讓我們白白賣命?那個小娃娃宗主腦子燒糊涂了吧,真把我們當成呼之即來的奴仆了?”

  下首客座上,一左一右坐著兩個大漢,左邊大漢四十來歲,滿臉虬髯,身軀雄壯,宛若一尊鐵塔,雙目開合之間有兇光閃爍,看起來就想一頭欲擇人而噬的猛虎。

  他獰笑道:“一個廢物小娃娃也敢騎在我們頭上,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煩了,老子一指頭就能戳死他。”

  右邊坐著的憨厚中年摸了摸腦袋,甕聲道:“我怎么聽說天劍宗不是這個小娃娃說了算,他只是一個傀儡,做主的是那幾個老不死的。”

  李沉魚悶聲道:“話雖如此,但命令畢竟是他下的。這個賬我記住了,來日攻破天劍宗,我要擰下他的腦袋當球踢。”

  “哈哈,算我一個。當年徐朝陽一招將我擊敗,一點面子不給,讓我在大庭廣眾之下下不來臺,我視為奇恥大辱。”

  鐵塔壯漢咬牙切齒:“風水輪流轉,徐朝陽死了,這個仇就只能記在他兒子頭上了。我要讓那小子生不如死,來洗刷我當年恥辱。”

  李沉魚嘿嘿冷笑道:“鐵兄不用著急,那一天很快就會到來,到時候我三河幫、你神拳門、再加上老牛的伏牛派,就是這清水縣新的主宰。那個小子是生是死,還不是咱們一句話的事?”

  鐵山大笑道:“老弟的三河幫可比我鐵拳門強多了,能取代天劍宗的自然只有老弟你了,屆時希望多多照顧。”

  憨厚中年也連忙點頭:“老鐵說的是,這么多年都是李老弟帶領我們三家暗暗抗衡天劍宗,我老牛這輩子就服你李老弟,誰要是敢跟李老弟過不去,那就是我牛骉的仇人。”

  說著碩大的牛眼一瞪對面的鐵山,露出警告的神色,一股巨獸的般的氣息令鐵山微微色變。

  鐵山眼中閃過一絲怒意,李沉魚連忙打圓場:“好了,都是自家兄弟,咱們同舟共濟這么多年了,以后還要共同撐起清水武林的一片天,咱們不如結拜為兄弟,以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牛骉憨笑連連,甕聲道:“能跟李老弟結為兄弟,我老牛這輩子不枉了。大哥在上,受小弟一拜。”

  “豈敢豈敢。論年齡我可是最小的,哪能位居兄長?”

  李沉魚笑著擺手:“從今往后,沉魚與兩位哥哥有福同享有難同當,愿為哥哥兩肋插刀。”

  一番推辭謙讓之后,牛骉做了大哥,鐵山做了二哥,李沉魚成了三弟。

  三人斬雞頭、燒黃紙,拜了神靈之后,頓覺親近許多,彼此把臂哈哈大笑,一股兄弟之情流淌心間。

  “今日高興,當浮一大白。來人吶,擺晏,我要和兩位兄長一醉方休。”

  李沉魚一揮手吩咐下去,頓時山珍海味不要錢一般擺上來,兄弟三個把酒言歡,暢談未來,席中談妥了結盟共抗天劍宗之事,說到高興處手舞足蹈,仿佛江山在握。

  一頓酒一直吃到黃昏,牛骉和鐵山才人事不省的被下人背到馬車上,一路緩緩回家。

  鐵拳門總部在清水縣城中,鐵山被兒子鐵戰背到臥室中躺下,天色已經完全黑了。

  鐵戰剛準備離去,在床上人事不省的鐵山忽然坐了起來,嚇了鐵戰一跳。

  “爹,你沒醉?”

  “醉是醉了,但沒那么厲害。”

  鐵山打了個酒嗝,咕咚幾口喝完一碗醒酒湯,在鐵戰不解的眼神中,嘿嘿冷笑道:“若不是真的喝醉了,哪里能瞞過李沉魚那條毒蛇?不過老子的百步神拳已經突破后天第八重,五臟內煉又有提升,就算喝醉了,也很快就能醒來。”

  “恭喜爹爹武功大進。孩兒為何從沒聽你說過?”

  鐵山嘿然道:“在這江湖上混,誰沒幾手底牌?你老子我要是不多幾個心眼,早就被人吃的骨頭都不剩了。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,今天老子就給你好好上一課,讓你知道什么叫江湖險惡。”

  鐵戰心中不服,自己老爹就是大老粗,給人的固有印象就是粗魯、暴躁、兇狠,現在卻學人玩兒心眼,也不怕畫虎不成反類犬?

  看出兒子的不以為然,鐵戰冷笑把今天在李沉魚府上發生的事事無巨細都說了一遍,冷笑道:“你怎么看?”

  鐵戰眼中閃過興奮之色,激動道:“終于等到這一天了,清水縣苦天劍宗久矣,如今天劍宗衰落,徐朝陽已死,繼任的宗主只是個十六歲的小娃娃,還是個眾人皆知的廢物,我一拳就能將他打成肉泥。他們還陷入內亂之中,聽說連大長老都死了,這豈不是天賜良機?”

  他緊握拳頭,躍躍欲試:“爹,我們三家聯手,一個衰落的天劍宗不足為懼,從此以后,清水縣豈不是由我們主宰了?”

  鐵山失望的看著兒子,冷冷道:“你如果只是如此淺薄的話,我神拳門未來堪憂啊。”

  鐵戰不服道:“爹,難道不是這樣?”

  “當然不是!”

  鐵山恨鐵不成鋼道:“我以為你跟我一樣是假傻,沒想到你是真傻。”

  他語重心長的說道:“天劍宗可沒那么簡單,就算現在,他們明面上的高手還有四大長老呢。我們三家加上你爺爺和牛老頭,以及三河幫的李老太太,雖然有六個后天后期,看起來優勢在我,可賬不是這么算的。”

  “同樣是后天武者,實力強弱也是不一樣的,你信不信,我們六個人和他們四個人公平對決,輸的絕對是我們。”

  “這,咱們可以各個擊破。”

  “哼,豈有如此簡單?你以為天劍宗對我們全無防備么?再說了,你看不起的那個宗主,據線報傳來消息,卻是一條蟄伏的幼龍,實力幾乎不在慕縹緲之下。他一個人差不多就能單挑我和你爺爺,咱們對上他們豈有勝算?”

  鐵戰這時也有些慌了,急忙道:“爹,那我們該怎么辦?”

  “哼,怎么辦?當然是投誠。” 無盡的昏迷過后,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星星閱讀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 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,胸口一顫一顫。

  迷茫、不解,各種情緒涌上心頭。

  這是哪?

  隨后,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  一個單人宿舍?

 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。

  還有自己的身體……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。

  帶著疑惑,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,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。

 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,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,外貌很帥。

  可問題是,這不是他!下載星星閱讀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

  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,工作有段時間了。

  而現在,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……

  這個變化,讓時宇發愣很久。

  千萬別告訴他,手術很成功……

  身體、面貌都變了,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,而是仙術。

 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!

  難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 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,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。

  時宇拿起一看,書名瞬間讓他沉默。

  《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》

  《寵獸產后的護理》

  《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》

  時宇:???

 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  “咳。”

  時宇目光一肅,伸出手來,不過很快手臂一僵。

 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,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,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,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。

  冰原市。

  寵獸飼養基地。

  實習寵獸飼養員。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

  御獸師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