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拜見宗主大人 > 第六章 除魔衛道
  第二日,徐玉又獻祭了三門絕學,分別是青松劍法、墨云劍法、磐石劍法。

  天劍宗武庫之中僅有五部一星上品劍法,加上玉竹劍法,便是除慕縹緲外的四大長老絕學。

  至于慕縹緲,此女并未修煉天劍宗武庫中的劍訣,自身縹緲劍法也不在武庫之中收錄。

  剩下一部朝陽劍法,是徐朝陽早期主修劍法,徐玉習劍時也是從此開始,具有一定的意義,暫時沒有將至獻祭。

  三大絕學,換來了一套袖箭、一根盤龍棍、一件金縷衣,期盼的神兵寶劍毫無蹤影。

  不過金縷衣神兵利刃難傷,比什么金鐘罩都好用,在后天境界還是相當給力的,倒也還不錯。

  袖箭則純純廢物,盤龍棍用處也不大,天劍宗都是練劍的,神棍無用武之地。

  到了此時,天劍宗底蘊基本用盡,翻遍武庫,也不過五部上品秘籍,十八部中品秘籍,一百一十七部下品秘籍。

  除了已經獻祭過的,剩下的不過只得了些雜七雜八的物品,大多用處不大,只有兩枚大還丹、三葫蘆冰火酒能增加功力,還有點用。

  底蘊耗盡,換來的是徐玉修為直上八重天,將三葫蘆冰火酒和兩顆大還丹服下,直接破入九重。

  有資源當然要最快利用,哪怕浪費一些也是值得的。

  守財奴不是徐玉的作風,萬一因舍不得服用丹藥而實力不濟被人干掉,那辛苦積攢的寶物,豈不是便宜了仇人?

  修為到了后天第九重,便可打磨根基,等內外圓融無礙,便是后天圓滿,屆時進無可進,就可試著沖擊先天之境了。

  徐玉穩坐釣魚臺,天劍宗中卻已經炸開了鍋。

  大長老神秘失蹤,二長老信誓旦旦的說徐捭闔潛入劍宗,殺害了大長老,自己拼死抵擋才撿回一條命。

  這種說法自然很多人不信,不過大長老和二長老的矛盾那都是暗處的,沒法擺到臺面上,明面上大家都是德高望重的長老,彼此關系相當不錯。

  就算有人懷疑二長老暗害了大長老,可是拿不出證據來,根本不敢挑明,否則一個污蔑長老、意圖犯上的帽子扣下來,誰也承受不了。

  就連四長老徐朝明也只能忍氣吞聲,總不能站出來將自己幾位長老的各種見不得人的勾當都爆出來吧?

  真要那樣,二長老固然會倒霉,他自己也絕對完蛋。

  人設崩了,名聲壞了,除非投靠魔道,要不然正道沒有他立足之地。

  況且他雖然算計死了大長老,卻沒能趁機鏟除二長老和三長老,兩大派系實力失衡,他生怕高長空掀桌子,更不敢跳出來撕破臉了。

  于是這口黑鍋就扣到了徐捭闔頭上,一時間天劍宗數百弟子同仇敵愾,叫囂著剿滅叛逆,為大長老報仇。

  “大長老身死,劍宗人心惶惶,我提議請宗主出來主持大局,帶領大家平叛。”

  二長老高長空提議道,目光在五長老身上停留片刻。

  如今四大長老分城三派,相對于徐朝明,他更加忌憚這位深居簡出的五長老。

  相識十余年,他自認為看人有一手,卻從來沒有看透過這位清冷孤高的女劍客。

  不慕名不求利,看起來一心向道,那你找個深山老林閉關苦修不更好?

  或者找個大點的宗門加入進去,以其當年二十出頭就后天高階的修為,先天大有可期,何愁被人拒之門外?

  何必跑到天劍宗這個小池塘里撲騰,明顯是得不償失。

  慕縹緲淡淡點頭:“我同意。”

  高長空一愣,沒想到這位萬事不管的女長老,這回居然難得表態支持,心中不由驚疑。

  回想得到的消息,昨晚此女和宗主會晤,雙方還友好切磋了一番,不由若有所思。

  高長空心中暗凜,宗主得到了這位的支持,加上本身實力和大義名分,地位已經穩固了,看來自己得加倍小心,否則下場恐不太美妙。

  繼慕縹緲之后,三長老熊巨力也表示支持,此人身材魁梧,豹頭環眼,一副粗蠻模樣,向來對二長老亦步亦趨。

  徐朝明獨木難支,而且已經得知宗主身懷高深武功的消息,心中忌憚后怕之余,也十分懷疑大長老之死,這位宗主到底參與了多少,但肯定脫不了關系。

  他此時心情十分沉重,卻無法阻止,于是徐玉便應眾人請求,出面主持大局。

  “拜見宗主大人!”

  坐在宗主寶座上,望著下方四大長老,以及數十個后天中期的弟子,一齊向自己叩拜。

  徐玉感受到了一種叫做權力的東西,他一句話,就能決定許多人的生死,清水縣絕大部分資源都隨他予取予求,比縣令更加威福自用,這就是實打實的土皇帝。

  難怪這么多人覬覦宗主之位,一方面渴望得到更多修煉資源在武道上走的更遠,一方面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,對男人來說,權力的確是個好東西。

  不過徐玉很快清醒過來,自身實力才是根本,權力不過是實力的衍生品,萬不可本末倒置。

  所謂勢力,也不過是武道路上前進的羽翼而已,是道途上的工具,不能成為束縛自己的枷鎖。

  “起來吧!”

  “謝宗主!”

  寬闊的劍閣大殿之中,四十多人昂揚挺立,實力最差都有后天四重,幾位排名靠前的師兄,有的已經隱隱要突破到后天七重。

  這是一股強大的實力,整個清水縣中沒有能夠比擬的,就算后天圓滿高手,也只有望風而逃的份。

  這還是有部分弟子跟隨徐朝陽參與正魔大戰而折損,又有部分人追隨徐捭闔叛離,要不然實力還要翻一番。

  “啟稟宗主,徐捭闔勾結魔道,叛離本宗,還殘忍的殺害了大長老,如此窮兇極惡之輩,人人得而誅之。請宗主下令,我等盡起人馬清理門戶。”

  二長老直接扣了一頂勾結魔道的大帽子給徐捭闔,眾人也沒覺的有什么。

  宗主前腳除魔衛道而死,他后腳就叛亂自立,要說和魔教有勾結,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。

  至于證據,等剿滅了徐捭闔,自然能夠搜尋到,反正不會冤枉他就是了。

  而有了這樣的理由,對付徐捭闔就不是天劍宗內部紛爭了,而是涉及到正魔之爭,可以冠冕堂皇的號召全縣武者共同討伐。

  什么?你不愿意?

  你是不是也和魔道有勾結?想乘我們出征的時候里應外合?

  既然和魔道有勾結,那自然要除魔衛道了,至于是不是冤枉,那肯定能找出一堆證據來。

  等征召了足夠的炮灰,就能減少天劍宗弟子的傷亡,還能削弱其它幫派的實力,可謂一舉多得。

  如今天劍宗幾經動蕩,實力大不如前,接下來還要火并一場,如果不趁機削弱附屬勢力,此消彼長之下,搞不好就要被人取而代之了。

  “善!”

  徐玉微笑點頭:“除魔衛道,保護的是整個清水縣的安寧,自當大家一起出力。發出本宗號令,讓各勢力有錢出錢,有人出人,特別是三河幫、伏牛派、鐵拳門不能缺席,大家一起共襄除魔衛道的盛舉。”

  “宗主英明。”

  二長老大聲道:“四長老武功高強,屬下提議讓四長老負責剿滅那些勾結魔教者,以震懾人心。”

  徐朝明頓時臉色難看,說的再光明正大,但說到底還是打壓縣內勢力清除異己,根本騙不了明眼人。

  去剿滅這些勢力自然是很拉仇恨的,可以想象,干了這種事,以后自己別想有好名聲。

  各勢力不敢將天劍宗如何,但對自己這個具體執行者,那必然恨的牙癢癢,各種暗地里抹黑敗壞名聲是基本操作,哪一天被人打了悶棍也不稀奇。

  而在正道中混,名聲可是很重要的,沒了好名聲的保護,就會發現會平添很多麻煩,甚至寸步難行。

  就像那些被打成魔道的家伙,別人對付他們都不需要找什么理由,甚至還能刷一波名聲,被殺了也沒人給他們鳴不平。

  所以能混魔道的都是狠角色,不狠的早就被層出不窮的‘俠客’們給除魔衛道了。

  二長老話音剛落,就得到了三長老的支持。

  徐玉自不會有意見,這個四長老可是和大長老合謀暗害自己,并對宗主之位充滿覬覦。

  對這種想要自己命的家伙,在徐玉心中已經是死人了。

  不過他做的那些事都是暗地里的陰謀詭計,沒辦法拿到明面上說,更沒有證據,若就這么毫無緣由的打殺了,不但不能服眾,還會影響自己的名聲,說不得就會傳出自己殘暴、嗜殺、目無親長的傳言。

  畢竟從血緣上看,這廝還是自己族伯呢,弒殺親長可不是什么好名聲。

  徐玉沒打算混魔道,對自己的名聲還是比較看重的,

  不過雖然不能直接動手,但想要除掉一個人辦法太多了,在其身死之前,還能好好廢物利用一把。

  于是徐玉順水推舟道:“那就有勞四長老了。” 無盡的昏迷過后,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星星閱讀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 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,胸口一顫一顫。

  迷茫、不解,各種情緒涌上心頭。

  這是哪?

  隨后,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  一個單人宿舍?

 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。

  還有自己的身體……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。

  帶著疑惑,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,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。

 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,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,外貌很帥。

  可問題是,這不是他!下載星星閱讀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

  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,工作有段時間了。

  而現在,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……

  這個變化,讓時宇發愣很久。

  千萬別告訴他,手術很成功……

  身體、面貌都變了,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,而是仙術。

 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!

  難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 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,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。

  時宇拿起一看,書名瞬間讓他沉默。

  《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》

  《寵獸產后的護理》

  《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》

  時宇:???

 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  “咳。”

  時宇目光一肅,伸出手來,不過很快手臂一僵。

 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,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,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,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。

  冰原市。

  寵獸飼養基地。

  實習寵獸飼養員。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

  御獸師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