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拜見宗主大人 > 第三章 反殺又見反殺
  服下令狐沖資質丹,雄渾的藥力宛若無數利劍,在經脈之中穿刺。

  恍惚之間,徐玉感覺自己仿若變成了另外一個人。

  青衫落拓江湖行、仗劍長歌伴酒眠,失意的少俠、落魄的浪子、不負責任的名門首徒、糊里糊涂的江湖大佬,其多情薄情的渾噩人生,演繹了一篇略顯悲情的江湖故事,唯一不變的,是一劍在手、任我風流的灑脫不羈。

  我非我。

  我是我!

  惚兮恍兮之后,心頭的異樣感覺散去,徐玉心神回歸空靈,霎時之間仿佛拂去了精神上的一片塵埃,只覺脫胎換骨一般,對于武學,對于劍術,種種領悟如涓涓清泉流淌而過,其意澄澈、其勢快然、其招巧妙、其式連綿。

  腦海中苦練了十年的劍招,此時仿佛活了過來,呆板的劍術有了生命,立刻便是極致升華,扎實的根基體現無疑,頃刻之間,地元劍術已然登堂入室。

  轟的一聲,宛若虛空悶雷,炸響在耳邊。

  徐玉渾身一震,在劍意升騰之中,體內殘余大還丹藥力應勢而動,輕而易舉的沖開枷鎖,破入后天第四重。

  后天中期,頃刻成就!

  徐玉伸出右手食中二指,劍訣催發,一縷蒼茫厚重的劍勢凝而不發,對著三尺外兒臂粗的蠟燭輕輕一劃,并無任何異動,但他卻知,這蠟燭已然被整齊截斷。

  “以蒼茫厚重之劍法,行輕靈巧妙之招,此乃控制入微也。地元劍訣已算登堂入室,不枉我十年苦修,雖然劍法未成,但根基扎實無比,一朝厚積薄發,立刻便是青云直上。”

  徐玉心中暢快,此番正是一鼓作氣之時,他拿出數十顆益氣丹、補血丹、安神丹等一星下品丹藥,大口宛若糖豆般吃下去。

  藥力化開,精氣神頓時齊齊而動,被渾天元地心法煉化為精純內力,一邊擴張丹田,一邊沖開經脈。

  令狐沖的資質雖然以劍道為主,練氣算不上頂尖,不過也算及格線以上。

  原著之中,之所以內力平平,最主要還是性格憊懶、心性不定,有違華山派道家內功的寧靜平和之道,更耐不住打坐練氣的枯燥和寂寞。

  徐玉當然沒有這些問題,渾天元地心決又是遠超華山派混元功的心法,數十枚丹藥用完,一口氣將修為推到第六層巔峰。

  “武道一途,資源果然重要!”

  如果沒有這些丹藥,想要從第四層修煉到第六重,沒個一兩年的時間想也別想,可是如今卻在一個時辰內成就,可知那些大派弟子們修煉優勢有多大。

  略微感嘆,徐玉又拿出兩顆丹藥,露出猶豫的神色。

  這是無極仙丹,陰極丸和陽極丸兩顆一起服用,有起死回生之能,能增加一甲子內力,有很大把握沖開后天后期關卡。

  不過十年練氣,雖根基扎實,但沖到第六重巔峰,底蘊盡矣,繼續沖關,無極仙丹神異非常,雖不至于根基不穩,卻會浪費掉起死回生之力。

  但只猶豫了一瞬,徐玉就下定決心。

  如今處境兇險,沒有后天后期的修為,根本鎮不住場子,浪費無極仙丹起死回生之能也無妨,等收集到更多絕學,繼續獻祭就是了。

  ……

  夜色濃黑,無星亦無月。

  一條黑影幽靈般從虛空中掠過,沿途繞過諸多明暗護衛,避過種種陷阱機關,呼吸之間,來到深宅大院的主臥之中。

  推開門,屋中燈火未盡,人聲杳然,俊美少年酣然入眠,星眸緊閉,劍眉舒展,唇角有淺淺的笑容,似乎在做著一個關乎風月的美夢。

  穿夜行衣,黑巾蒙面的老者,只余一雙狹長眼睛露在外面,看著床上靜靜沉睡的少年,眸光中露出一絲陰狠。

  “迷情牽魂兮攝欲縈魄,色空無二兮無智無得;

  扣心泯志兮今夕失我,心無掛礙兮六塵盡歿。”

  隨著古老神秘的咒術幽幽響起,黑衣老者眼神變的幽深而淡漠,雙手結出奇異的指印,一股神秘莫測的精神力量突然籠罩床上少年。

  “唔!”

  仿佛不能承受精神重負,少年頓時眉頭緊皺,臉色痛苦,口中悶哼出聲。

  黑衣老者嘴角勾起,眼神卻更顯凌厲,秘法帶動強大的精神之力鋪天蓋地涌過去,要將少年淹沒。

  只是突然之間,摧枯拉朽的精神之力宛若撞上了一堵高墻,轟的一聲,浪濤倒卷、巨浪粉碎,震的他口鼻溢血。

  “啊!”

  一聲慘叫,下一個瞬間,在老者震驚的眼神中,痛苦的少年臉色突然間平靜下來,雙眸陡然睜開,銳利眼神宛若兩道利劍,攜帶蒼茫厚重的劍意凌空斬落,一下子將老者洶涌的精神力絞碎。

  “噗!”

  秘法被破,強大的反噬力讓老者如遭雷擊,身軀搖搖欲墜,口中鮮血不要錢的噴出,眨眼間染紅了面巾和衣襟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老者渾身顫抖,眼中露出恐懼之色,忽然拔腿就跑,只是來時輕盈若鬼魅的身法,去時踉踉蹌蹌,仿佛搖曳的燭火,路過的地方,一路灑落暗紅的血跡。

  “哼,精神力是先天之上的天人強者才開始深入修煉的領域,以后天境界施展這等精神秘法,就像三歲小兒舞大錘,不是殺敵,就是殺己,但凡敵人稍有反抗之力,其反噬之烈,足以要掉你大半條命。”

  “這就叫利令智昏,大長老為了渾天元地秘籍,居然兇殘若此,若還是原來的我,必已萬劫不復。”

  徐玉冷然一笑,抓起床頭寶劍,施施然沿著血跡追蹤過去。

  這么大的動靜,府中護衛居然跟瞎了一樣,至今無人出來攔截。

  徐玉眼中閃過冷芒,這府中護衛果都被老家伙們控制了,忠于自己的早就被調離,全部換成了幾大長老的人。

  這也是應有之義,再是傀儡宗主,也總有一部分忠臣,不加以隔絕,萬一串聯起來搞事情,未必不能翻盤。

  只是這府中并不都是大長老的人,除了五長老外,其余四大長老都安插有人手,如今居然毫無動靜,看來事情和自己預料的差不多。

  一路追蹤到院墻邊,遠遠看見一條踉蹌背影,奮力躍起,從一丈多高的高墻上凌空飛渡。

  突然間一道寒光毫無預兆的從下方襲來,直刺入空門大開的大長老腹心。

  這突如其來的一劍蓄謀已久,又快又狠,避無可避、擋無可當,噗嗤一聲刺穿胸口,尸體跌落在地,襲擊的人影迅速在大長老身上摸來摸去。

  “嗯?怎會沒有?” 無盡的昏迷過后,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星星閱讀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 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,胸口一顫一顫。

  迷茫、不解,各種情緒涌上心頭。

  這是哪?

  隨后,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  一個單人宿舍?

 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。

  還有自己的身體……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。

  帶著疑惑,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,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。

 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,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,外貌很帥。

  可問題是,這不是他!下載星星閱讀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

  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,工作有段時間了。

  而現在,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……

  這個變化,讓時宇發愣很久。

  千萬別告訴他,手術很成功……

  身體、面貌都變了,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,而是仙術。

 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!

  難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 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,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。

  時宇拿起一看,書名瞬間讓他沉默。

  《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》

  《寵獸產后的護理》

  《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》

  時宇:???

 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  “咳。”

  時宇目光一肅,伸出手來,不過很快手臂一僵。

 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,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,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,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。

  冰原市。

  寵獸飼養基地。

  實習寵獸飼養員。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

  御獸師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