暢讀小説 > 拜見宗主大人 > 第一章 傀儡的不甘
  楚國,滄州,清水縣。

  夜色濃黑,房間中卻燈火通明。

  “少爺,您醒了?”

  清脆的女聲帶著濃濃的驚喜。

  徐玉睜開眼,看著眼前梳著飛仙髻的美麗少女,半天沒有說話。

  少女不明所以,說道:“少爺,您重傷之后,大長老和二長老一直守在外面,奴婢去告知他們一聲。”

  徐玉點點頭。

  少女轉身快步離去。

  房中只剩下自己一人,徐玉長長的吁了口氣,心中也不知是何滋味。

  作為一個朝九晚五、前途無亮的社畜,沒想到穿越這種好事也能輪到自己身上,一時間心情頗有些復雜難言。

  好在作為父母雙亡的大齡單身狗,前世也沒什么牽掛,不用承受永別之痛,這讓他心中好受了許多。

  梳理完腦海中多出來的記憶,徐玉臉色有些難看。

  這是一個叫圓鏡的世界,是一個武者稱雄的世界,據說強者有翻山倒海之能,在常人眼中和神仙無異。

  而大大小小的宗派和世家,遍布各地,大宗派跨州連郡,小宗門稱霸縣鄉,牢牢把持著統治權,壟斷了大部分資源。

  清水縣的主宰,便是天劍宗。

  而徐玉,則是天劍宗宗主徐朝陽唯一的兒子,在清水縣有著尊貴的地位。

  可惜這一切隨著一場變故而急轉直下。

  在不久前追隨上宗的除魔行動中,徐朝陽不幸殞命,一時間清水縣暗流涌動,一副山雨欲來的架勢。

  前身作為少主,自然是風暴中心,被幾位長老強行架上宗主之位,因實力太弱,毫無意外的淪為傀儡。

  原主不甘就范,憤恨之下閉關沖擊后天中期瓶頸,卻不幸走火入魔而死。

  徐玉感受著心中殘留的恨意,有種提刀殺盡亂臣賊子的沖動。

  他捏了捏眉心,強行壓抑住原主殘留的執念,對當下處境深感壓力,可說是內憂外患。

  “如今可指望的,唯有金手指了。”

  想到這里,徐玉心中略定。

  作為新鮮出爐的穿越者,金手指是必不可少的,要不然真沒法混了。

  正要研究金手指,忽然侍女小青清脆的聲音傳來:“宗主,大長老和二長老請……”

  話沒說完房門就被推開,兩個錦衣華服的老頭率先踏步而入,侍女小青一臉無奈的跟在后面。

  “拜見宗主!”

  兩個老頭見徐玉果然醒了,均露出驚喜的神色,隨意拱手行了一禮,不等他開口,就自顧自的直起身子。

  對于兩大長老的跋扈行為,徐玉只能視而不見,虛弱道:“多謝兩位長老深夜探望。”

  站在前面,約莫六十來歲的精廋老頭道:“宗主大難不死必有后福。只是以后不要如此不知死活,武道一途處處兇險,萬一有個好歹就不妙了。天劍宗有我們幾個老家伙在,宗主無需操心,只需要好好享受生活便是。”

  此人是大長老徐德功,算起來還是徐玉族爺,一副教訓的口氣,仿佛真把他當孫子訓,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天劍主宰。

  徐玉嘆道:“大長老教訓的是。我昏迷多久了?”

  徐德功道:“宗主走火入魔,昏迷了整整三天,若非我等全力施救,只恐如今已然陰陽相隔,九泉之下將無顏面對老宗主。”

  徐玉暗暗翻了個白眼,就你們干的這些事情,原主都被你們逼死了,有哪一件對得起老宗主?

  “多謝長老相救,是我太急功近利了。不知外面局勢如何了?”

  “這……”

  徐德功略微遲疑,矮胖的二長老高長空已經開口說道:“徐捭闔不服宗主之令,說自己才是宗主繼承人,已然帶著部分弟子反叛,揚言要撥亂反正,為天劍宗正本清源。”

  “唉,大師兄啊,何至于此啊!”

  徐玉長嘆,內心卻毫無波動。

  徐捭闔是徐朝陽的義子,原主因武學資質太差,本身也不喜打打殺殺,故徐朝陽實際上沒打算讓他接班,而是培養了義子徐捭闔。

  因此大師兄徐捭闔才是徐朝陽屬意的天劍宗繼承人,此人天賦不凡,為人豪闊慷慨,在天劍宗有著深厚人望,一向為眾長老所忌憚。

  只是徐朝陽死的太過突然,還沒來得及正式確立徐捭闔為繼承人,便被眾長老鉆了空子,強推原主上位。

  這位大師兄顯然不是受人擺布之輩,立刻舉起反旗,拉攏一批支持者想要強行奪位。

  “也就是說,本宗已然分裂?不知其余各派可有動作?”

  高長空道:“自宗主死訊傳來,清水縣已然暗流涌動,如今本宗內亂,伏牛派、三河幫、鐵拳門已然蠢蠢欲動,欲要取代天劍宗而代之。”

  對此徐玉絲毫不覺的意外,天劍宗作為清水縣的龍頭老大,得到的可不僅僅是權力,隨之而來的還有大量的利益,特別是修煉資源。

  武道一途,也講究‘法財侶地’,想要走的遠,沒有修煉資源的支持是很難的。

  此世強者大多誕生于大勢力之中,散人武者偶爾出現一些強者,那都是運氣爆棚之輩,而且獨行俠真正能登上巔峰的少之又少,就算有,那也少不了各大勢力的暗中支持,這些基本都是氣運之子的待遇。

  天劍宗壟斷清水縣大部分修煉資源,下面的幫派自然眼紅嫉妒,一有機會就想取而代之,這意味著法、財、地都的全面增長。

  徐玉心如明鏡,這江湖就是名利場,所有紛爭幾乎都可以歸結到利益之爭,如今天劍宗出了問題,給了下面幫派可乘之機,他們要是無動于衷才有問題。

  不過這關他何事?

  作為一個傀儡宗主,反正有好處也輪不到他享用,要急也是這幫老家伙們急。

  “局勢既然緊張,各位長老準備何時去平叛?”

  徐德功和高長空對視一眼,肅容道:“徐捭闔修煉了宗主絕學渾天元地劍訣,領悟出輕重捭闔之道,兇狠難治。為了誅殺此獠,老夫需要對渾天元地劍訣有所了解,還請宗主賜下神功秘籍,好讓我等早日平叛。”

  圖窮匕見!

  徐玉心中一沉,冷眼一瞥,見徐德功和高長空眼中都露出貪婪火熱之色,便知這才是這兩個老家伙守在自己門外寸步不離的主要原因。

  這是迫不及待想要搶奪武功秘籍了,想來自己這本活秘籍此次險死還生,把他們嚇到了,為避免夜長夢多,決定早日落袋為安。

  渾天元地劍訣是徐朝陽賴以稱雄清水縣、創建天劍宗的最大本錢,也是天劍宗的鎮派絕學,天劍之名便是來自于此。

  此秘籍父子口口相傳,如今世上只有兩個人知曉,如果自己死了,他們只能指望徐捭闔了,這難度無疑大得多。

  但徐玉怎肯將家傳絕學傳給亂臣賊子?直接拒絕又容易撕破臉,當即采用拖字訣,沉聲道:“我走火入魔,頭上經脈受損,又昏迷三天,此時頭腦混沌、思緒混亂,許多訣竅記不清了,等我養好傷勢,再細細回憶,然后謄錄出來。”

  兩位長老對視一眼,均看出徐玉推脫之意,不由面色一沉,但也不敢逼迫過甚。

  原主性情中有剛烈的一面,否則也不會憤而拼死沖關,導致一命嗚呼。

  他們也害怕逼得太狠,萬一徐玉魚死網破,寧愿帶著秘籍下了黃泉,那就虧大發了。

  “原本看在同為徐家血脈的份上,還打算留一線,既然你不識好歹,那就休怪老夫心狠手辣了。”

  徐德功眼中寒光一閃,心中暗忖:“不能再拖下去了,為免夜長夢多,也只好用迷魂懾魄秘術了。正好他走火入魔武功盡廢,精神必然也受重創,沒了反抗之力。雖然之后會變白癡,但只是個傀儡,白癡也能做。”

  心中已有決斷,若非忌憚二長老高長空,徐德功恨不得現在就動手,他笑瞇瞇道:“如此,宗主好生休息,老夫還要處理宗門事務,明日再來探望宗主。”

  “長老請便!”

  目送兩個老家伙離開,徐玉心情仍然算不上好。

  這幾個老家伙步步緊逼,自己又能拖延多久?而且如今清水縣局勢混亂,不管最后誰贏了,自己都難有好下場。

  徐捭闔已反,那不管愿不愿意,和自己都無法共存,根本沒有回旋余地。

  而若下面的幫派取天劍宗而代之,自己這前宗首腦還想活命?

  長老一系若獲勝,便會肆無忌憚壓榨自己的剩余價值,等榨干了之后,必然也是一場‘意外事故’了事。

  “群狼環伺,但最根本原因還是我太弱。”

  想到實力,徐玉就有些無奈。

  原主繼承了徐朝陽英俊過人的皮囊,卻絲毫沒有繼承到武學天賦。

  六歲學武,十年苦練,耗費資源無數,至今不過后天三重,劍法更是一塌糊涂,仿佛與劍有仇,最簡單的劍法都難以入門,比起幾已直入先天的徐朝陽,不禁讓人懷疑這到底是不是親生父子。

  “不過,我已經開掛了。” 無盡的昏迷過后,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星星閱讀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 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,胸口一顫一顫。

  迷茫、不解,各種情緒涌上心頭。

  這是哪?

  隨后,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  一個單人宿舍?

 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。

  還有自己的身體……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。

  帶著疑惑,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,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。

 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,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,外貌很帥。

  可問題是,這不是他!下載星星閱讀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

  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,工作有段時間了。

  而現在,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……

  這個變化,讓時宇發愣很久。

  千萬別告訴他,手術很成功……

  身體、面貌都變了,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,而是仙術。

 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!

  難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 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,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。

  時宇拿起一看,書名瞬間讓他沉默。

  《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》

  《寵獸產后的護理》

  《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》

  時宇:???

 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  “咳。”

  時宇目光一肅,伸出手來,不過很快手臂一僵。

 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,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,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,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。

  冰原市。

  寵獸飼養基地。

  實習寵獸飼養員。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

  御獸師?